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Vol.05:涵洞

// PAR “ Love in June ” 臥室訪問系列 // Vol.05:Artist _ 涵洞 TENG YUNG HAN


“ I've been sleeping, wasting time

And making lots of plans

So unaffected and so free ”

 

“ Love in June ” - The Wannadies 






涵洞 / TENG YUNG HAN



藝術家,1995年生。

創作以繪畫為主,也製作裝置、影像、大型人偶。

2019年於 Mangasick 舉辦個展《流行涵的生活》。曾與水原希子品牌 OFFICE KIKO 合作 OK Halloween Party 活動視覺及 OKXOpening Ceremony 聯名企劃主視覺。平面作品散見於世界各地次文化場景。


獨立出版《明天:涵洞短篇集》《流行涵的生活同名畫冊》等多部作品集、小誌。」




本企劃由房間特派員稔文進行線上電訪和撰文,會以同樣格式收集大家的房間照片、自畫像、24hrs 作息圖!以下開始:


(稔文 簡稱 A ,涵洞 簡稱 H )



———— 電話接通 ————


A:哈囉~初次見面。


H:哈囉!妳好。


A:我好緊張喔,因為妳是我第一個訪問的、我原本不認識的人。


H:我也好緊張喔。


A:那我們就像新朋友一樣閒聊好了!我上網查了一下妳的資料,看到妳之前和 Mangasick 的訪談。妳除了這個以外還有接受過其他採訪嗎?


H:好像只有國外的,台灣比較正式、是中文內容的應該只有 Mangasick,但那也兩年前了,我現在的精神狀態跟那時候不太一樣,當時年紀比較小(笑)。




A:妳今年多大啊,我好好奇喔。


H:我現在 26 歲。


A:妳有在做畫畫以外的工作嗎?


H:我有在兼職做國中的美術老師。


A:哇,真的喔!


H:算是一個比較穩定的工作,然後自己平常也有在接案,雖然目前疫情期間沒有案子可以接,就是個美術老師(笑)。


A:在這段疫情期間,妳生活最大的改變是什麼?除了教課以外的。


H:我自己是個滿宅的人,很享受獨處的時光,所以在疫情爆發後開始正式被關在家,才發現原來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宅。我也很需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看看人、然後隨便地走走散步,才發現原來日常生活中這些小細節也是非常重要的,也覺得好像少了一些生活上的刺激。


我自己是喜歡在每天的生活中有點小改變的人,比如說今天想吃個不一樣的、要畫點不一樣的,任何一個小改變都會讓我覺得生活比較好玩,但現在就會被限縮到很小。還有一個就是不能見朋友,我已經很久沒有見朋友了。




———— 關於作息圖 ————




A:那來看一下妳的作息圖。妳大概兩點的時候才差不多完全甦醒?


H:對。我覺得我的圓餅圖有點可恥,真的起得太晚,哈哈。


A:妳竟然有三格都在畫正在甦醒或在睡覺的耶,直接把工作擠在一格,哈哈。


H: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想睡覺,有時候會覺得我是不是病了....起床吃完東西就覺得我要睡著了!然後一到工作室也覺得...天啊!我真的要睡著了。接著開始工作,工作一下吃完晚餐⋯噢,真的快不行了!然後回到家就會真的睡著。


A:(大笑)妳是習慣晚上工作嗎?


H:是,我調不太回來。白天的陽光讓我⋯沒有靈感!哈哈哈。




A:我可以懂耶,因為晚上真的是世界的資訊量比較低,白天就有一種很躁的感覺。


H:而且我對聲音又很敏感,例如車子經過或什麼的,心情就會滿浮躁的。


A:那妳作息圖中的工作那格,主要是回 email、聯絡、畫圖⋯還有一個是妳在捏作品嗎?


H:對,可能是立體的作品。

 

A:還有一格是看劇?


H:我每天都會固定看一部電影⋯也不一定是電影,可能是吃飯時要配飯看的。我跟我男友一起租一個工作室,吃飯的時候就會一起看個動畫或影集,然後晚上就看一部電影。


A:所以妳是吸收作品的量非常大的人?


H:應該是說疫情期間剛好可以這樣,但以前也是閒下來就會想看電影就是了。




———— 聊一下自由工作者的自我管理 ————




A:妳從下午三點到凌晨三點的這12小時的工作時間之中,會不會設定每天都要做到什麼?或是「要花多少時間創作」這種給自己的規定?妳是一個很會逼自己的人嗎?


H:我有一個行事曆,基本上我會安排每天至少都要完成一件事情;因為我以前是一個拖延症非!常!嚴重的人,就是可能會在交稿前一天才開始動⋯。(越講越小聲)


A:哈哈哈!這麼瘋。


H:對。就是把自己逼到一個精神的極限,通常在那一天都是哭著完成的...!然後就會一直批判自己「怎麼會那麼糟糕?」但現在不會了,因為希望可以有多一點玩樂的時間,所以會把行事曆弄的比較有規律。我是一個滿ㄍㄧㄥ的人,不太敢休息。我常常在想,會不會就是因為不敢休息,所以我才那麼愛睡覺?


A:噢,就是身體逼著妳一定要睡。


H:對。有一些自律的人,我覺得他們是在享受的,但我覺得我的自律並沒有在享受,有點像是每天都拿著一把刀在逼自己:「妳給我做喔!」然後到了真的能睡覺時我還會有點緊張,一直問自己「現在可以睡覺了嗎?真的可以了嗎?」這樣,然後一睡就會希望永遠都不要醒來(笑)。




———— 疫情期間運用時間的方式改變 ————



H:而且我覺得待在家裡創作⋯嗯,我不知道其他人或是像妳會不會覺得自己的創作能量...可能是因為情緒也變低了嗎?就是好像有東西被剝奪的感覺;可能以前時間比較忙,真的想做自己事情的時間比較少,所以只要有一點點的時間,就會拚了命地利用。


但現在時間變多了,我卻比較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模式。創作時間變多,反而不知道怎麼利用,還在練習要怎麼更專注地做出好的作品,有點像這樣。




A:真的喔?我剛好相反耶。我以前的生活很零碎,會讓我完全不想做創作,但像現在疫情期間這樣非常自由的時間區塊,反而可以很自然、單純地創造東西,我覺得很像回到小時候。


例如像以前放暑假,每天起床就開始想今天要玩什麼,有時候可能玩得不怎樣、有時候可能玩得很好。現在好像也不會覺得一天沒有做事會怎樣,或是說像妳會吸收東西這樣簡單的事情,我覺得那樣也是一種前進的感覺吧。


H:我覺得回歸到小朋友的狀態這點滿重要的。在疫情期間我真的開始放鬆時,有想到以前學生時期那個只是想要探索、或只是想去找一個新的音樂來聽、想找一個新的漫畫來看,這樣很單純的心情。出社會後漸漸地會忘記這種心情,其實滿可怕的。


A:就是沒有動機的去接觸世界的感覺。


H:對,這點我覺得滿好的。


A:希望大家都可以享受這個疫情時光。




———— 關於影視推薦 ————



A:我們來聊一下妳推薦的作品吧,我發現妳推薦好多喔,有書、影視跟音樂!


H:對啊,我就想說大家會推薦那麼多嗎?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有點難做選擇。


A:不會啊,那妳這三個領域可以各挑一個講嗎?就是稍微介紹一下為什麼喜歡,或是跟這些作品之間的小故事之類的。


H:我先介紹電影動畫好了。我講一個比較大眾的《涼宮春日的憂鬱》,妳有看過嗎?


A:沒有耶,但我有朋友跟我大概說過它的敘事方式。


H:《涼宮春日的憂鬱》是我找到目前近期最配飯的動畫。


A:配飯⋯?


H:配飯就是⋯因為現在都要外帶嘛,所以一定都會在室內吃,「吃東西會看什麼」這件事的地位就變得很重要。然後我之前嘗試了很多⋯如果是不小心看太嚴肅的,那頓飯就會變得很...比如說像我之前看《進擊的巨人》,就會覺得那頓飯吃得好沈重喔!每一口都會覺得⋯那個飯是石頭妳知道嗎?(笑)後來就覺得不行不行、巨人不行!有時候又會想說那就看比較輕鬆一點的,可是太輕鬆又會覺得食之無味⋯這個飯會不會太清淡了?


A:(笑到打大腿)


H:最後就發現我吃飯需要的是:好笑、有趣、又有一點一定程度的深度的作品,哈哈哈!而且時間長度又不能太長,差不多一集動畫的時間就還滿剛好的,一餐頂多可以看個兩集這樣。


A:哈哈哈!


H:後來我就想到《涼宮春日的憂鬱》。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像我們都是 83、84 年次的,小時候這部動畫超級紅,但當時我沒有跟到那波熱潮;雖然我以前也是個御宅族,可能就是因為這部太紅了,所以就想說「哼我才不要看咧!」直到現在才想來看一下,想知道為什麼會那麼紅。而且裡面的歌我也都會唱,但自己卻又拉不下臉去看,哈哈!看了之後就覺得,它「一次」都做得很到位。


妳可能有多少聽過,《涼宮》其實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把 14 集的內容全部順序打亂來播放,無論是在當年或是現在看來都是一個滿前衛的做法,完全就是一個新的觀影形式!我覺得真的要是動畫或影集才能做到的。


但很可惜我看的是 2009 年第二個正確順序的版本,它中間又加了一些其他的內容。這個製作公司加的內容,有一部份可以說它是很創作的形式,也可以說是在整觀眾(笑)所以我會覺得這部作品給我一個很「剛好」的娛樂程度,總之就是非常非常的下飯,人物又可愛,推薦給大家。


A:好棒的推薦喔!我好認同妳說的配飯理論。


H:吃飯真的不能看太沈重的,我後來發現《探險活寶》也很搭。


A:欸,我也會看《探險活寶》吃東西!吃早餐超配的。


H:哈哈哈,真的。那我可以再補充介紹一個嗎?


A:當然。


H:我想介紹的另一個作品是《雙峰:回歸》(原名:Twin Peaks: The Return)。它也是影集,導演大衛林區是我自己非常非常喜愛的一位導演。其實我第一次接觸《雙峰》應該是四年前,當時看了第一季就覺得驚為天人,《雙峰:回歸》是他相隔 25 年後拍的第三季。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我覺得大衛林區是一位非常會說故事的導演,雖然他的片看起來很超現實,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他的片滿奇特的,但我覺得他非常有自己的邏輯,可能我跟他一樣都是水瓶座的,哈哈,我可以理解他這套思維。


我舉個例,像第三季裡有人會吐出一種不明液體、像是玉米粒,對他來說那個東西代表邪惡,但一般人不會對玉米粒的認知是邪惡,而他就會把這些自己所認知的邪惡符號加註在劇中。


有些作品別人或許會覺得滿怪、滿特殊的,可是我就覺得那種怪是可以用「理解」的角度去理解它為什麼怪,但大衛林區比較不像是用理解的。有一部電影叫《龍蝦》,妳有沒有聽過嗎?


A:《單身動物園》嗎?


H:喔對對對。像我就覺得《單身動物園》可能形式上是怪的,但故事本身並不是怪的一個作品。大衛林區就是有自己的邏輯,所以他的作品變成很像他自己打造的王國、一個屬於他自己的世界觀,然後他邀請你進去看看他的世界。


我覺得《雙峰:回歸》是一部很美麗的作品,因為其實現在很少人那麼單純地在探討「真善美」還有「惡」、純粹的惡,應該說現在的流行是大家都會討論像政治正確、或是一些更好去理解的東西,反倒是最重要的「真善美」這件事,大家反而會覺得「就是這樣啊,有什麼特別好講的嗎?」


然後《雙峰:回歸》其實是大衛林區 70 歲拍的作品,總共有 18 小時那麼長,妳可以把它當成一個 18 小時的電影看待。我覺得這是一部很偉大的作品,很感動的是可以在疫情期間可以看完它,因為在之前我比較沒有時間去仔細的進入一個人的世界。



(圖片來源:David Lynch


A:哇⋯好感人的推薦喔。


H:哈哈哈,真的嗎?


A:因為我之前在誠品音樂上班,我的同事們也都對這些影視影劇們非常狂熱,但因為我個人沒有 diggin  那麼多影視的世界,像《雙峰》我就聽過原聲帶很多次,但都沒有實際看過劇。


H:噢!它的音樂真的很好聽,品味很好。


A:真的很好聽!我今天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真誠的在介紹《雙峰》跟大衛林區的事,完全被打動了!我會加入我的片單。


H:妳可以先看第一季,第三季很瘋!一開始我也有點吃不下去,就覺得⋯三小(小聲),但看進去之後就覺得,哇、神作!


A:水瓶座的世界!妳好會講話,好真誠喔!」




———— 關於書本推薦 ————



H:謝謝⋯!書的話,比較是我疫情期間重看的。


因為我自己是紙本派的人,看網路漫畫很常會覺得自己沒有看進去;我很喜歡摸到書的質地、聞到書的味道,才會真的覺得有看進去。我本來想趁疫情期間要趕快去家裡附近的白鹿洞多租一些漫畫,結果現在也沒有營業了...不知道它能不能撐過這波疫情,我覺得應該是不太可能⋯。這讓我很沮喪,所以就變成現在都在看之前買的一些漫畫。




H:我非常喜歡宮崎夏次系的作品,但台灣目前沒有正式出版他的漫畫,只有 Mangasick 曾經出過一個合輯《USCA》台灣版收錄了一則他的小短篇。我看的這本《那,某一天的超不可思議》(原名:と、ある日のすごくふしぎ)由很多小短篇組成。我覺得宮崎夏次系的作品,很像是⋯詩嗎?又很像是散文,就是很小篇幅的故事。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他很喜歡去鑽人們日常生活中很細小很細小⋯的一些感受吧,他會把那些感受和情緒變得很戲劇化,讓你很像突然一次看到世界的真相。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會說故事的人,而且非常有幽默感 ,推薦給大家。


也希望台灣出版社有天可以出版他的漫畫,而且畫風其實滿可愛的,故事有時候會有點寫實、殘酷,有時候又會有點好笑、奇怪,甚至是哀傷。我很喜歡他將這些情緒混合在一起的概念。




———— 關於音樂推薦 ————




H:還有專輯喔⋯專輯我比較不會介紹欸,因為我不是那麼懂音樂的人,真的就會用一個比較感受的方式去聽音樂。


A:這樣很棒啊,我也是比較不會很專業介紹的那種。


H:真的喔。


A:對啊,我覺得作品就是這樣,它的意義就是跟很多不同人的關聯是什麼,那樣就很棒,不一定要很專業或怎麼樣。


H:那我介紹右邊那張《.hack // 黃昏之腕輪傳說》的 Soundtrack。我很常聽,它是我小時候在電視上看的動畫,當時看得不是很懂,只是非常喜歡裡面的氛圍和人物設定,後來長大後重看,就發現它裡面的歌曲我非常喜歡。


然後這張 Soundtrack 裡有一首〈Open Your Heart〉我應該聽了好幾個月吧!剛醒來就會想聽,起床就覺得要 Open My Heart!(打開手)


A:好棒喔!欸妳真的太會介紹東西了!妳簡直棒呆了!


H:好好笑,妳竟然會吃我這套,我也覺得妳很酷!




———— 「在有限制的條件下」的創造力 ————



A:那我看看還有什麼想問的⋯所以妳基本上在家不會做工作上的事。


H:我是去年才開始把這件事分開。以前我工作、娛樂都是在我那個小小的房間裡,而且我的書桌真的很小很小。




A:是這個嗎?


H:對,就是我有畫我坐在一張椅子上在看 sex 書的那張。那張桌子真的很小,現在想想就覺得很超現實;因為以前我不管做多大的作品都會在那個地方完成。


其實能在這麼小的空間做那麼多事也還滿好玩的,比如說我現在很想用水彩畫畫,但我身邊沒有水彩、只有蠟筆,就只能用蠟筆畫畫。有時候「被限制」也滿有趣,當身邊什麼都有的時候,反而會不知道自己要用什麼東西創作,所以小空間也有小空間的好處。


A:欸我超級認同這個觀點耶!就是其實有「限制」的時候,反而會更知道自己想要幹嘛,比如說像以前準備考試的那段期間就會超想讀課外書、或是超想整理房間⋯之類的。


H:一定要整理房間!整理房間是必備!


A:哈哈哈,或是回味一些陳年信件。


H:我也會!我開始整理房間時就會在回味,去想這些信是小時候誰寫給我的⋯哈哈。


A:真的,有所限制的時候,反而會在某些事物上更有執行力,但如果今天是放暑假、有超多時間,反而會整個懶懶的在那。


H:我覺得疫情也是有這個導向,因為突然有很多時間,我會比較慌了手腳。以前很忙的時候,我反而會有今天一定要做些什麼的心情。


A:真的耶。我差不多要結束這個訪問了,等下錄音結束我們想聊再聊⋯哈哈哈!非常感謝妳,我自己覺得今天認識了一個滿聊得來的朋友!


H:好耶!我很開心!謝謝妳的採訪。




後記:


那天跟涵洞竟然訪了 80 分鐘,甚至關掉語音後我們還多聊了一下。聽她說話時心中瘋狂點頭如搗蒜,「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樣的心情充滿了整個訪談;尤其是她在形容作品的部分,中間有一 part 聊到小丸子(因篇幅關係沒有寫在文中),她說:「櫻桃子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漫畫家,而且她記得好多小時候的事情喔,代表她是一個純真的人。」除了一樣是認同到不行以外,也讓我覺得涵洞也是這樣子的人,就像她的作品一樣,用一雙純真的眼去看待世界。她看到作品中別人看不見的部分、在很細微的生活中有深刻又純粹的感受,也不吝將這份真誠的角度分享出來,真的很療癒。


很開心可以和她聊這麼日常的事,也邀請大家繼續關注這個可愛的女生。





涵洞 TENG YUNG HAN


WebSite:https://tengyungha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han_teng/

Twitter:https://twitter.com/TengYung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