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Vol.03:奕碩

// PAR “ Love in June ” 臥室訪問系列 // Vol.03:Artist_ 奕碩 



“ I've been sleeping, wasting time

And making lots of plans

So unaffected and so free ”


“ Love in June ” - The Wannadies 





奕碩


1993年,生於淡水竹圍。


百合花主唱。2019 年首張專輯《燒金蕉》獲得兩項金音獎、中華音樂人協會年度十大專輯、入圍金曲最佳台語專輯。


受國民教育習得直笛、自學歌唱與吉他,是他的音樂啟蒙。大學前受到北美、不列顛音樂人啟發而開始寫歌,大學之後學習傳統北管、南管,自學月琴唸歌,並帶入創作中。


同為美術碩士,視覺類作品涵蓋攝影、裝置與表演。關注人文景觀,曾在數個城市展出。




本企劃由房間特派員稔文進行線上電訪和撰文,會以同樣格式收集大家的房間照片、自畫像、24hrs 作息圖!以下開始:


(稔文 簡稱 A ,奕碩 簡稱 I )




———— 最近怎麼樣 ————



A:你最近怎麼樣啊?疫情之後的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I:其實我平常不會特別有想找誰一起去哪裡玩的這種想法耶,但疫情期間才發現,即便我平常沒在想這些,還是大概3、4天就會出門或跟朋友見面吃個飯,而且雖然我看表演的次數沒有很多,但也是至少兩個禮拜會看個一次吧,所以這段時間就讓我感覺到,原來自己還是需要這種東西的。然後我覺得我目前的優勢是很好的朋友一起住,無聊時就可以直接敲門叫對方出來聊天。


A:所以在家裡就可以滿足到社交活動。


I:對,但還是會有一點麻煩。


A:怎麼說?


I:還是會有一些壓力吧,比如我這段期間可能還是要去錄音室或工作,就會擔心自己會不會把病毒帶回家...或是每天看到確診人數增加,就會有種病毒一直在接近我的感覺。


A:哈哈!對啊,現在做任何行動都要考慮到疫情,會有點綁手綁腳。


I:而且我覺得我們遇到這個災難,剛好晚世界一點的感覺。


A:對,我們本來是資優生的。


I:原本以為自己是資優生,結果大家都已經快要習慣才換我們爆炸,我就覺得很煩。




A:不過這幾天的數字有讓人看到一點希望的感覺了,希望可以持續下降。那你在疫情間除了室友外,還有跟其他人互動嗎?


I:我們有5人內的錄音行程啦,還是有去錄專輯。


A:百合花嗎?


I:對啊,還是會跟製作人開會什麼的。


A:所以基本上你的疫情日常沒有太多低潮或高潮?生活都有繼續 run 的感覺。


I:心情上還是覺得滿煩的,因為討論專場或新專輯時都會因為疫情而很難做決定。


A:那你的收入會因為演出減少變得很吃緊嗎?還是你有其他收入來源?


I:我有申請紓困!而且因為我住很遠、房租沒有很貴,開銷也還好,沒有很常吃很貴的東西,也很少搭計程車之類的,應該算是不會花太多錢。目前有紓困就滿夠用的,但沒紓困的話,吃老本應該也活得下去。


A:你都是自己煮飯嗎?


I:我有一陣子會自己煮,但室友煮的比較好,後來就都變他煮。我現在就是煮水餃而已。



(還真的一邊訪問一邊開始煮水餃)



A:哈哈哈,現在是直播煮水餃嗎?你真的是一個很自在的人類。




———— 關於作息圖 ————





A:我看到你一天的作息圖快笑死。


I:因為我是一個沒有規劃的人,所以乾脆就零散的寫。


A:這個超意識流的,很讚耶。所以你一天會花多少時間做事啊?比如說學東西、做音樂之類的,還是你也不太會硬性規定自己,都是想幹嘛就幹嘛?


I:對,而且很零散。可能我原本只是在玩手機,但就會突然開始看一個在講解某個台語字的來源。我不會去分現在是在娛樂或是在做其它事情,可能是因為生活中比較沒有完全跟我想做的事無關的人,所以我就是盡量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A:那你一天花多少時間在睡覺跟賴床?


I:滿多的耶,像我今天早上10點起來,然後過半個小時我就躺在客廳的瓷磚地板上又睡到兩點...因為我家沒有冷氣。




A:(大笑)你好像狗喔。


I:差不多。


A:好自由自在喔,哈哈。那作息圖右下角的「深夜聽吳樂天入眠」...吳樂天是誰啊?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I:吳樂天是七八零年代在電台講故事的一個人,最出名的是講廖添丁的故事;他會自己杜撰劇情、講好幾百集永遠講不完!他講話非常有特色,音量變化很大,大概會有三種聲音狀態:一種是嚴肅旁白、一種是劇情裡的各種角色、一種是他自己。


例如他可能會說:「現在在這個門邊站著一個人,廖添丁就跟他的同伴說(變換聲音)『欸!我們等下進去!槍要準備好!』『走!』」接下來他又會成自己的聲音說:「廖添丁非常嚴肅!」內容都是台語。網路上有音源,我可以傳給妳聽。


https://youtu.be/83PsUgnXUKA


A:非常精湛的一個聲音表演耶。


I:就很好笑,而且可以學非常多台語,因為他咬字很清楚;但有時候音量反差滿大的,如果不夠累是會被他吵醒的。


A:(大笑)所以這個入眠的選擇要有點累才可以。


I:對,而且我分享給很多朋友,他們都會說聽我轉述還比較好聽!因為覺得吳樂天真的太吵了。


A:好好笑喔。然後我有發現你的作息圖竟然有「看一下烏龍派出所」。


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奕碩的 IG 有個我覺得很有趣的單元:他會擷取《烏龍派出所》的某些片段,並在特定的單字、諺語上附上解釋,非常好看。所以你是酷愛《烏龍派出所》嗎?


(圖片來源:奕碩 IG)


I:我很喜歡《烏龍派出所》。我覺得配兩津的配音員林協忠老師很認真在詮釋配音,他常會運用一些諺語或不同的句子在台詞中。


我覺得滿多配音員都會用一些套路,例如可能會在句子後面加一個「的啦」;但林協忠老師就不會用套路,他每次都會講很多不一樣的諺語。


A:那些台詞是配音員自己撰寫的嗎?


I:他們應該是有國語翻譯,然後他會再自己改。我覺得他是有想過劇情的,不是那麼淺的直接套用台語。我覺得把這個東西記錄在IG,自己可以學、別人也可以學吧,就是一個整理。我在學台語的過程中,除了自己一邊學之外,可能也有一點推廣的意味。


我看過林協忠的訪談,他說自己讀戲劇時,曾經有個老師跟他說:「你要開始觀察身邊的人事物。」他的台語是觀察媽媽、舅舅學的,所以我就在想他是不是只有媽媽那邊的家人說台語、爸爸的家人不說台語?因為他國語講的超標準,所以有可能爸爸是外省籍...反正我覺得他滿有意思的。而且我知道戲劇系的環境,尤其是他在讀的時候,那個時代的戲劇圈、配音圈應該都是國語標準、比較偏外省掛的人,所以他會這麼用心的做這件事情,我覺得很棒。


A:好棒的分享喔,我整個收穫滿滿。


I:莫按呢講(別這樣說)。




———— 房間陳設篇 ————




A:有一張放很多樂器的照片耶,那些是什麼樂器?


I:躺著的是三絃、上面那個是月琴,都是漢人的樂器。三絃是我朋友幫我從淘寶買的,一開始還寄不過來,因為上面是真的蛇皮。我想補充一下,因為樂器有家族嘛,很多樂器是從某個樂器演變出來的,像日本的三味線就是從三絃變出來的。


A:所以這個樂器的歷史比三味線還早?


I:對,應該是它的阿公之類的。我專輯裡面有用到這些樂器,但三絃其實我沒有很會彈,現在正在硬練當中,因為錄音時是合奏,它沒有琴格我就會一直彈不準。


A:你是怎麼學習這些傳統樂器的?


I:我大學時開始跟學校老師或外面的社團學北管和南管,從傳統音樂的樂理到整個音樂邏輯都學。


A:那現在呢,是自己練嗎?


I:我現在會跟我們社團一個年紀差不多的朋友一起學,他是在民間社團學的,滿厲害的。所謂民間社團不是社區大學,是傳統的社團。他現在在讀北藝大的傳統音樂研究所,百合花傳統的音樂部分大都是跟他一起編的,他叫林宸弘。


中間有機會也都會找老師,像教我南管老師的吳素霞老師就在北藝大教課,如果在學校的話就會比較好找。北管的話久久一次可以跟社團的人去拜訪邱火榮老師,趁機偷問一些東西,老師今年87歲了。


A:你真的是一個熱愛學習的人耶。


I:對啊,狂學。




———— 作品推薦 ————



(註:前陣子奕碩傳給我一個名為「文鶯典藏集(3).zip」的解壓縮檔,然後說「和妳分享我購買的CD」)


A:你那天不是傳給我聽「文鶯典藏集」嗎?我看了你這個照片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系列的;因為我以前在誠品上班,有一區專門放這種台灣歌謠傳奇之類的台語專區。



I:哇塞!我最近疫情期間狂買這系列耶,因為我先買了一張文鶯的,然後我發現它轉錄得滿好,感覺真的是從母帶去轉的,因為聽起來的音質跟平常聽到的音質有高一級的感覺。


A:你說跟平常的台語歌比起來嗎?


I:就是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的、或是一些比較早期的合輯,可能有些轉錄的方式比較不好,但這個就是可以聽得到很多細節。


A:我那時候聽第一首有嚇到耶,非常的 country,有很多動物的聲音什麼的。


I:對對對!那個農村曲。


A:很酷欸!那個是幾零年代啊?




———— 關於台語歌的考古與產出 ————



I:因為這系列裡滿多都是日本的曲子或比較老的日本流行歌,我會去找原曲來聽,就會發現有些會盡可能地去還原歌曲原貌、但有些就會變得跟原曲不太一樣。


我想知道這些曲子中到底有多少是日本歌?不是日本歌的話,原曲又是什麼樣子的?像這樣去分析它們,就可以藉由這些作品去認識以前的台語生態吧,因為台語音樂中間是有停掉、有斷層的。我覺得我們不能只是聽伍佰、江蕙或一些很容易聽到的就做台語歌,對我而言這樣太可惜了。 


我覺得這個觀念就跟...例如應該不會有吉他手不知道 Slash 或 B.B King 一樣,我覺得我們這一輩的台灣人在學國外的東西時會滿講究的,但學台灣的東西就比較沒有那麼講究。


我很喜歡講咖啡的例子,例如咖啡就是大家整個就要專業到爆,可是寫台語歌大家又回到個人主義,就像「我可以講台語、可以刷吉他,然後就刷一刷填上我親身經歷、真實感受的台語,這樣就是很棒的台語歌。」可是這樣也沒有錯,我只是會覺得為什麼大家好像比較少把寫台語歌看待得比較認真,好比說像在寫 City Pop 或是其他文化的那種認真程度。


但我不覺得像剛才描述的那種寫歌方式不好,我覺得個人主義很好,只是妳不覺得很像...例如我今天出一張 cover 日文歌的專輯,應該就有人會覺得「欸奕碩的那個發音沒有去講究,日本人可能會聽不懂」可能會有類似這種評論,但不知道為什麼寫台語詞的時候,大家好像就不會給自己那麼高的要求,所以我就決定要好好去了解台語文化。




A:那你的這份執著,是對於以前的某個時代想一探究竟的心情嗎?


I:因為開始學之後才發現有滿多東西音樂課都沒有教過、也沒有人跟我講過,我就覺得不行啊,怎麼會這樣?像是突然發現連平常講的成語都有傳統音樂的時候,就會覺得為什麼我們之前都不知道?比如說「一板一眼」也是音樂。


A:哦!為什麼?板跟眼是拍子的單位嗎?


I:他是二二拍,板是重的拍、眼是輕的拍,以前的人可能就會覺得二二拍聽起來比較呆吧。我想要講的意思是,可以從這個地方知道傳統音樂跟以前人的生活並沒有那麼分開,但我們完全沒有意識我們的語言裡有這些東西,因為我們就是一直在接收一些強勢文化的東西。



(此時此刻水餃煮完了正在吃)



A:你這個訪問還有包括料理廚房的單元耶,哈哈。其實應該有很多人問你這些事吧?你曾經想過要怎麼更去推廣這些文化嗎?比如說拍影片或課程分享之類的?


I:我的方法比較不是那樣,我就是把這些想法很努力放在自己的音樂裡吧;如果哪天有人對我的音樂有興趣或想知道我在幹嘛的話,他就會發現是有跡可循的,因為我在歌裡面用的傳統音樂都不只是用音色而已,很多都是從傳統音樂裡的東西拿出來用的,所以它應該是可以被點超連結的。




A:懂,所以你不想要很主動的去講述你的這些發現。


I:因為講起來會很像我覺得其他人做台語歌的方式不對,或變成我覺得其他人對那些樂器不夠了解、不夠正確。但不完全是這樣,因為就算你不了解這個音樂,用它的樂器來做音樂也不是不對的事情。我前面的意思比較像是,如果我的小提琴拉得不好,別人一定會說我拉不好,但如果我嗩吶吹得不好,應該滿少人會覺得我吹不好。


A:你就是用一個比較正向的方式把自己想要的東西做出來,如果這些東西能引起別人的共鳴,那他就會往這個方向去挖掘。


I:對,我覺得這樣比較好。而且我覺得傳統學術掛的人太喜歡講什麼「每個人都一定要認識傳統音樂啊」這種話,但說真的,你要認識到什麼時候?那我是不是可以跟他說「那你也要認識傳統雕塑?一個人怎麼可能學那麼多東西。


上次我們社團有電視台來拍紀錄片,他們採訪了社團裡的一個哥哥、也算我們同一輩的人,問到:「你覺得傳統音樂要怎麼傳承?」他就回答:「也沒有什麼傳承,大家有興趣、繼續做就很棒了,就是最重要的事。」結果那個導演卻希望引導他講出那種很冠冕堂皇、很像寫作文的那種回答...。


A:具有張力性的一些演說?哈哈。


I:對,然後我就插嘴了。我說:「我覺得他剛剛那樣講的東西很重要,傳統音樂就是大家有興趣來玩才是重點。」因為你要說使命感,總不可能又去跳八家將、又去學北管、又學木雕吧?我覺得使命感太多了。


A:你真的是把行動放在自己身上耶!這樣子好棒喔,超級不壓迫,而且我覺得這樣反而才可以真正激起別人健康、正向的興趣。


I:自然的。




A:另外我想問,這幅照片是什麼啊?


I:那個是新光大樓。


A:新光大樓是什麼?


I:嘿!問得好!台北還沒有101的時候,它是最高的大樓。


A:哈哈哈!你說台北車站那個新光三越?


I:對。以前沒有101時,要拍台北就會拍它。這張照片是我在二手攤看到的,是它曾經是英雄時的照片,但現在再也不會有人要拍它了。


A:這照片很有意思耶,很有時代意義,現在它的象徵性真的被取代了。我剛剛還想說這是哪個國家的建築嗎?像東京鐵塔之類的著名地標,原來它竟然是台北車站的那一棟,我好驚訝。


I:就是沒有人在意第二名。


A:哈哈哈,你在意啊,你這個考古學家。那訪問差不多了耶,謝謝你跟我們分享這麼多有趣的事!


I:也謝謝妳找我啊,祝妳撰寫順利。




後記:


今年大港我在台下看 9m88 和奕碩演出,88 在 talking 時這樣介紹奕碩:「我很欣賞奕碩的地方是他真的懂好多東西喔!他的歌詞中有諷刺、幽默、歷史,從歌曲中也可以感受到他有在考古、考究傳統的東西,並且融合西洋的音樂風格,在他的音樂和歌唱當中都聽得見這些。」讓我印象深刻。


奕碩的見識與求知提供了大家特別的視野和角度去觀察世界,也讓我看見一種浪漫:對事物全貌或某些特定時代樣貌的追求。他無盡的學習之路伴隨著有愛的分享,就像他自由自在的人生一般,以輕鬆舒服的方式持續學習並推廣他認為有趣的事物。奕碩真的是這時代裡非常特別的存在,謝謝他的分享,也歡迎大家關注他和百合花。





奕碩


Instagram /  https://www.instagram.com/linishuo/  https://www.instagram.com/liliumtaiwan/ (百合花)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flower (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