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Vol.06:雷頓狗 Layton Wu

// PAR “ Love in June ” 臥室訪問系列 // Vol.06:Artist _ 雷頓狗 Layton Wu


“ I've been sleeping, wasting time

And making lots of plans

So unaffected and so free ”


“ Love in June ” - The Wannadies 






雷頓狗 Layton Wu


1994 年生,現居芝加哥,是一隻容易興奮容易累的狗,原是一隻台灣米克斯,後來漂流到美國。 目前的音樂作品都是在家中臥室(Bedroom Dog studio 臥室狗)完成創作錄製出來的。正在緩慢的製作首張作品。🐶




本企劃由房間特派員稔文進行線上電訪和撰文,會以同樣格式收集大家的房間照片、自畫像、24hrs 作息圖!以下開始:

(稔文 簡稱 A ,雷頓狗 簡稱 L )



———— 電話接通 ————



A:yo


L:有聽到嗎?


A:有啊。誒,我們好像是第一次公開談話,提醒你如果太 inside 別人會聽不懂。你可以想成現在是要說給大家聽的。


L:喔喔喔,好。


A:那我要開始囉。你可以形容一下現在住的地方嗎?芝加哥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L:芝加哥在美國的中西部,人風純樸,大家都說在美國的話,芝加哥人就是人滿好的。


A:那滿適合你的耶。


L:我是好人是不是?...好人卡。


A:(大笑)


L:開玩笑的,我想一下還有什麼可以介紹的...我要認真受訪,不能跟妳胡搞瞎搞。這邊的特色...啊,建築滿有名的,滿多建築師在這邊蓋很多很高的房子。



(Credit:雷頓狗室友 Ian)


A:有 Ted 蓋的嗎?


(註:《追愛總動員》的主角 Ted ,職業是建築師)


L:欸,Ted 後來有去芝加哥工作啊。Tom Hanks 演的《西雅圖夜未眠》,劇中他的角色也是芝加哥的建築師。


A:所以芝加哥出建築。


L:對,很多人來這邊當建築師,因為芝加哥很多高樓大廈,滿漂亮的,不像紐約那麼擠。但紐約應該也滿漂亮的,就是不同風格。


我住在一個叫 South Loop 的市中心,它是以運河繞一圈,像這樣(比手畫腳),裡面就是城市。我住在靠近下面的地方,旁邊有密西根湖,它是美國五大湖其中一座,以前地理課本會讀到的。密西根湖是一個超大的湖,有很多遊艇和小船,旁邊有個大公園,我就住在公園旁。市中心的房價不便宜,但我們是三個人住一間兩人房,所以其實滿便宜的;我的房租一個月大約台幣18000,換算成美國物價差不多是台灣 7、8 千左右的房間。


A:這個換算很好懂。所以基本上你是住在生活機能非常方便的市區?


L:對,有地鐵站,樓下就有一間漢堡店,附近還有兩三間超市。還有旁邊的大公園,那裡有很多板仔在溜板。


A:啊你不是板仔喔?你看起來就一副很板仔的樣子啊。


L:我只是學人家的外表、喜歡人家的穿著,但...不是板仔,哈哈。


A:哈哈哈。你住在芝加哥多久了啊?


L:快三年了耶。


A:哇,你去那麼久了嗎?


L:我 2018 年去的。然後在現在這個房間大概住了快一年半。




A:非常時髦的一個房間。


L:謝謝。但沒有人可以享受到。


A:…..OK。現在發表一個單身宣言就是了。


L:哈哈哈...。



———— 雷頓狗的美國求學過程 ————



A:可以分享一下自己在芝加哥的生活嗎?


L:我在芝加哥學習電腦工程。其實一波三折,剛來的時候本來不是想讀電腦的...但來了之後發現這邊開銷很大、身邊的人競爭力也都很強的時候,每個人都想留下來工作,我的心態就開始轉變;再加上可能是上升星座的關係,就變得更加務實(上升金牛)。我後來轉到了一個數據分析的科系,因為這個系感覺很熱門,出路好像也不錯。但我讀到快結束之前就爆發了疫情,我就覺得...怎麼辦?好像還沒準備好找工作。


在轉系過程中,我其實就有在考慮要不要學電腦工程,因為它和數據分析其實滿像的;再加上世界都在預測,可能疫情會持續一兩年,所以我就覺得可以再進修電腦,也剛好再抓一兩年畢業這樣。電腦工程又更務實一點,找工作的機會也高,也滿符合亞洲人的形象:數學好像還不錯,哈哈。


我覺得現在很開心,滿喜歡寫程式的這個技能。雖然很多東西還不會,但我還滿喜歡的。




A:所以你是轉兩次?


L:對。我一開始讀商學院,但念了一個學期後才發現自己很不會社交;他們的社交是大家要穿著正裝,去很像茶會的地方,聊球賽啊、聊最近做什麼、交換名片...哇,真的太可怕了!


A:為什麼會有這種聚會?


L:可能是新生交流什麼的,很常會辦一些活動,他們叫 Networking ,不知道中文是什麼耶,就是一個一直認識人的場合。


A:是商學院才有的嗎?


L:廣義來說我覺得不一定,但我覺得商學院滿喜歡辦這種東西。啊,應該叫「人脈擴增」吧?應該是這個意思。重點是要很常尬聊,也有文化差異,每個國家的尬聊我覺得都不太一樣,但就會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也沒看那麼多球賽、對文化也不夠了解。


A:所以你因為這個 Networking 的不適應,意識到自己不適合商學院嗎?


L:我覺得是吧,而且也評估了一下,這樣之後留在美國的機率不高,也比較難找到工作。另外還有英文的程度落差,我覺得商學院要的英文不是只要你會講就好,還要懂這邊的文化...不是俚語喔,是白人文化的英文。而且還要寫一堆文字...我很懶惰,寫 code 比較舒服。我是個滿懶惰的人,所以覺得商學院常做一些累贅的事,有些可以自動化的事就自動化解決就好了。...這個不要寫進去好了,感覺會被商學院的罵,引起商界跟電腦界的戰爭。


A:不會啦,我覺得是個性使然吧?因為電腦界就還是比較獨自作業吧,商學院則是需要團隊合作、社交技能,你剛好個性不適合而已。


L:對啦,可能我個性就是比較...剛愎自用,哈哈哈哈。


A:但我相信還是有相反的人啦,不適合單打獨鬥,喜歡團體合作、人際交流的人,就會覺得那樣很棒。有幫你圓回來吧?


L:嗯嗯,我覺得那樣很棒啊,只是自己不適合而已。請幫我把話寫婉轉一點,不然我要引起大家的撻伐了...感覺我的聽眾滿多是文組的。



———— 音樂與課業的平衡 ————




A:你在這個求學的過程中,做音樂的狀態如何?


L:從芝加哥開始講起好了,做音樂的時間是一直越來越稀少的。在商學院時我覺得時間很多,大概兩三個月我就轉去數據分析了,那三個月我很愛玩、常去 party ,可能剛來芝加哥很興奮吧,一直想出去認識別人;但轉到更理組的科系後就變得越來越忙,必須花更多時間去準備課業、作業也變得很多很多...我覺得真的變得沒什麼時間做音樂。我現在電腦裡的音樂,大都是轉到電腦工程系前做的。在念數據分析的時候也還可以做,像〈Summer Time〉都是那個時期做的,2018、19 年左右。但現在真的每天都超忙,也會想著自己快畢業了,要怎麼找到工作...會一直想這些問題,變得非常成人。


A:的確你那個時候的音樂產量比較高耶,那你會覺得怎麼樣嗎?就是以學業為重?


L:我覺得是,以前會希望一半一半,現在變成大概 75% 課業。而且我也滿有熱情的,自己會去學一些東西,剩下的 25% 就是音樂。其實我常看到妳們的動態,都會給我一些動力耶,會讓我有一種想多花一點時間做音樂的欲望,但有時就是會忘記要做音樂...像前兩個禮拜幾乎每天都在寫 code,就完全無法花時間做音樂。但我會聽音樂,因為聽音樂是我很重要的生活重心。




A:你的課程到什麼時候啊?


L:我故意拖了一下,原訂是今年 11 月,但現在大概到明年 3 月就一定得走人了。


A:如果找到其它城市的工作,你對這個城市會有留戀嗎?


L:我會留戀啊,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容易留戀的人。


A:畢竟你是雙魚座。


L:哈哈哈,處處留情喔?在美國都有種「什麼時候都有可能會離開這個城市」不太穩定的感覺,但我一定會留戀啊。其實我滿喜歡芝加哥的,這裡有滿多我喜歡的音樂人,像是 Noname。


A:Noname 是來自芝加哥喔。


L:是,但現在搬去 L.A.了。現在很多音樂人都搬去 L.A. 做音樂,可能那裡真的比較適合做音樂吧?像 Smino、Saba 之類的,當初還有 Kanye,這些人都讓我很想來芝加哥。我覺得也不是離開就不會留戀,而是因為「必須離開」,因為某個地方給你工作,才讓你有機會留在美國吧?這種感覺。



———— 對音樂的野心? ————




A:所以你對音樂方面沒有太多的設定和野心?


L:有啊,我有野心啊。我希望我的音樂可以...拿數字來說好了,我希望 50% 是亞洲人,其他 50% 是世界各地的人,這就是我的野心吧。


A:哈哈,好數字取向的說明。


L:但現在野心越來越少了,之前還滿希望我的音樂大部分是歐美國家的人會聆聽,因為對我而言這是證明自己、或是被這邊的人肯定「你的音樂跟我們是很接近的」,會讓我覺得彼此間的文化差異其實沒那麼大,我講的東西你聽得懂、我做的音樂你能感受到,我覺得這個是滿棒的一件事。


我認為自己的野心比較偏向這樣子,不用到萬人演唱會,可能只要 300、500 人的場地,然後可以跑遍全世界,我就很開心了!感覺能因為表演走訪各地滿有趣的,可以邊旅遊、邊工作。


A:嗯,這真的很棒。


L:但我越來越從這樣轉變成...現在只想好好做好一首歌,就覺得很滿足了。畢竟這種成名的事,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只要好好做每一首歌,既來之則安之。我現在要完成一首歌都會覺得有時間上的困難,所以希望可以好好完成這件事。


A:你曾經跟我說過一個言論,讓我非常的震驚...!我超常轉述你這個言論給別人聽的。


L:不要...哈哈,好,妳說。



———— 對全職做音樂的想法 ————




A:我記得是你第一次跟我說想在美國找工作、以長住在那裡為目標的時候。當時我很震驚,因為我覺得你那時候正快要發展起來,像是你幫 88 做歌、很多人都在討論你的那陣子,但你突然就說不想全職做音樂、也沒想過把音樂當成正職,我就很驚訝,問:「為什麼不?你這麼有才華、大家那麼欣賞你,只要你一投入絕對可以做得很順利。」那時你的回覆完全超乎我的思想,但你一說完我就明白了。你說,其實你是很願意工作的人,也不希望因為音樂上的事讓自己有壓力,想要一直開開心心地做音樂,所以覺得正職工作可以更 support 你做音樂。那時我好震驚,於是開始反思自己,覺得像你們這樣的人讓我很佩服;我放棄在社會上全心全意的求職,是因為知道那些事物不是我所喜歡的,應該說也是我沒有能力做到,所以演變成我目前的狀態。但我也需要有更開放的心態,也許有一天這件事可以在我身上發生,而我也會覺得是一件很棒的事。


L:妳說有一個工作可以 support 妳做音樂嗎?


A:對,就是我不排斥去做正職工作的話,我也會覺得很棒。所以你現在還是這種想法嗎?


L:我覺得還是耶。但也是會幻想有一天搞不好會紅到跟 John Mayer 一樣,就可以不用工作了(笑),因為音樂就是你的工作。我知道自己還是有畫一個線在那邊,一定要超越某一條線、我才會確定我可以不用工作、可以專心做音樂,但我覺得目前離那條線還很遠。


我覺得那就是每個人的選擇,沒有什麼對錯。我其實也滿羨慕可以放手一搏的,因為這代表你們願意去挑戰一個同時要具備運氣和實力的事物,但我沒有勇氣。我願意做一個自己下苦功、努力,就可以用實力證明的東西(工作),去 support 一個我內心嚮往的生活、或是滿足自己的娛樂。就我沒有勇氣啦,但我很愛音樂啊。



———— 作息圖與房間 ————



A:我們來看一下你的房間和作息圖吧。你的作息我有點看不懂耶,我來看一下...散步、寫 code、聽音樂,喔我好像看懂了。你的字還是一樣醜耶。




L:妳收到我檔案的時候是說我的字還是長一樣沒有變耶,但妳現在說你的字還是一樣醜,好傷人喔!


A:哈哈哈哈!


L:看來妳是心情不好是不是?


A:不好意思失言了,因為我已經醒著太長、精神不濟、口無遮攔。


L:沒事的,我字本來就很醜,我姐也常這樣罵我。


A:你生活應該是滿固定的對不對?我唯一的問題就是你飯後去哪裡散步?


L:對啊,滿固定的。我都去我家旁邊的滑板仔公園散步,那邊有 4、5 個公園黏在一起,範圍很大;我會一個人散步到湖邊,然後去超市買一瓶養樂多再回家,哈哈。


A:好棒喔!聽音樂這樣?


L:對,像我有一陣子很常聽 Nick Drake。我覺得散步也是讓自己有時間可以仔細聽音樂。邊走邊聽音樂,我覺得這件事情滿棒的。


A:你們那邊現在疫情怎麼樣啊?大家在路上還會戴口罩嗎?


L:大概只有 20% 的人會戴,因為大家都打疫苗了,大概有 60-70%的人打了吧。


A:你打了嗎?


L:打了,但我還是會戴。


A:我再看一下你房間。你是不是很多東西都是從台灣帶過去的啊?


L:有嗎?欸,玩偶都是從台灣帶去的。


A:還有一個絕對也是台灣的啊,那個摩斯漢堡的袋子!




L:對對對,妳怎麼知道?


A:這一定是我們高中時的東西對不對?


L:對啊,我一直用到現在,很可愛。


A:我覺得你有一個特質,不知道是人散發出來的品味還是怎樣,就是你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都有種單看不覺得怎麼樣、組合起來就有一個時髦的感覺,哈哈哈哈。


L:哈哈哈,謝謝。是說我品味不好、組合起來才好?


A:不是,我是說你品味很好好不好!


L:妳這句話可以套用在什麼身上妳知道嗎?就是說我吉他彈得不怎麼樣、貝斯彈得不怎麼樣,但全部放在一起就是一首...


A:哈哈哈,就是一首好棒的歌。


L:就是一首歌啦,不要好棒的歌。


A:我看到你監聽上擺的竟然是蠟筆小新,我都不知道你有在喜歡蠟筆小新?




L:我本來就喜歡收集一些小時候的東西,像我還有這個「卡比」(開始獻寶),跟三麗鷗的「大眼蛙」,很可愛。


A:而且我發現你有一些有趣的樂高,《六人行》跟《小熊維尼》的。


L:其實我還有《芝麻街》的,但沒有拍到。我最近還想買《六人行》公寓的樂高,但看到價錢我就卻步了。我最近想說要理性購物,哈哈哈。


A:太陽雙魚跟上升金牛,其實很衝突耶。


L:我覺得有耶,有時候就會「不管啦~我就是要買!」有時候就會很理性「不行不行!」


A:哈哈哈哈。


L:但我大部分都考慮很久啦。


A:那你房間還有什麼想要介紹的東西嗎?


L:….沒有啊,我的房間很無聊。


A:哈哈哈,那你來介紹推薦的作品好了,我看你有拍黑膠跟書。



———— 作品推薦和小故事 ————




L:這本《Coding Interview》是寫程式面試要準備的東西,我不推大家這本啦,只是我最近在看的而已,很無聊的啦,哈哈哈。


A:...OK,那我就帶過好了,那黑膠呢?


L:喔,推薦這張啊,佐藤博的 《Awakening》還有 Gil Scott-Heron,這是原版耶!我花了一筆錢。我覺得黑膠還可以找出很多音樂,是串流上沒有的,所以還是要多去翻一下。




A:那你挑一張你最想推薦的黑膠,然後講一個故事給我聽。


L:蛤、挑一張....,好多張喔,而且要講什麼故事啊?


A:就是你某個聆聽體驗,或是這個音樂跟你有關的故事。


L:啊!我想到一個!我講一個超 high 的故事!


A:哈哈,好,來。


L:這個故事真的超 high 的!我剛來美國時,離開學還有一個月,就去找我住紐約的表哥家裡住,每天白天就會去紐約街頭探險。那時候還沒有長大的感覺,不像現在會覺得要對家裡負責任、想賺錢還給家人,但那時候才 25 歲,又剛到美國,就覺得每天都想去看唱片、買唱片,花了不少錢。有天我去逛一間叫「Blue Sun」的唱片行,它們賣各種爵士、世界音樂、靈魂樂、搖滾樂都有,就是一個正常的唱片行。當時我正在試聽 High Fashion 的《Feelin' Lucky》,這是一張很好聽的 80 年代 Boogie 專輯,City Pop 有首歌就是取樣裡面一首叫〈Feeling Lucky Lately〉的歌。我正在聽的時候,突然有個好像是波多黎各或墨西哥的人,他穿著美國的毛衣,突然對我大吼:「滾出美國!我有槍,你們這些 Chinese ,給我滾!」之類的。


A:哇...天啊。抱歉打個岔,是要怎麼試聽啊,店裡有可以播放的唱機嗎?


L:美國唱片行都會放唱機,大概兩三台,二手唱片就可以拿去放,有些連新的唱片也能讓大家用耳機聽。我去美國很多唱片行,幾乎每家都有。


A:天啊,那可以聽一整天耶。


L:對對對!美國有家叫做〈A-1 Record Shop〉的唱片行,還會有人在放 DJ;你在挑唱片時,旁邊會有人在放歌,聽到喜歡的歌就去問 DJ ,他就會拿黑膠給你看,然後就可以直接問他是否能購買,因為可能是他自己的、也有可能是店家的。



(圖片來源:REDness Twitter)


A:好棒喔!


L:芝加哥也有一間是這樣,專門放 House 跟 Techno。我覺得美國對二手環境其實滿 nice 的。吉他也是啊,很多二手吉他都會擺在店裡賣。


...回到剛才的故事,反正他就一隻手抓著他的老二。


A:蛤?!


L:他有穿褲子啦。他一邊手抓老二,一邊叫我們滾出美國、他有槍,之類的。我跟女店員被嚇到了,但她反應很棒,居然直接叫對方滾,說「我要報警!」接著他們就開始叫囂...我當時很怕那人衝進來。


A:他在店外?


L:對,他沒有進來店內。看到他那個樣子我整個傻住,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我第一次親耳聽到「槍」這個詞,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槍,美國又感覺每個人都有槍,真的嚇個半死。店員叫我不要緊張,但那個人一直沒有離開,店員就開始一邊打電話報警:「這邊有一個人在鬧,他威脅我們他有槍!」一邊同時跟那個人對罵,超勇猛的。


A:好酷喔。


L:真的超酷的,就我覺得我要像她一樣!真的很英勇。警察到場之後那個人就跑走了。後來得知那個區域是很多波多黎各或墨西哥人住的地方,但因為現在很多這種新的商店進駐,導致他們壓力很大。聽說他還對前面的日本理髮店罵過:「你們這些 Chinese,給我滾開!」


A:哈哈,他以為每個亞洲人都是 Chinese。


L:對對對,我覺得很好笑。這件事發生在我剛到美國的時候,我覺得其實是滿精彩的回憶,雖然當時嚇死了。後來警察來有稍微關心我一下,那天真的是充滿經驗的一天。結束之後我就帶著這張唱片回家了。


當下那一兩天心情都不是很好,會覺得為什麼要受到一個陌生人這樣辱罵我?我錯了嗎?美國不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嗎?後來才知道不是這樣。這些問題其實很嚴重,例如有錢人跟窮人、人種間的文化差異、新住民跑去原本不屬於他們文化的地方開創新文化,讓原本的住民很不開心...就有很多這種事。那時才覺得原來美國不是那麼美好,也開啟我對文化差異的理解有非常大的影響,是一個有趣的經驗。


A:所以你聽這張唱片時就會想到這件事?一個紐約的回憶。



(圖片來源:Pinterest)


L:是啊,這張唱片真的超好聽,喜歡 City Pop 的人一定會愛。這是有故事性的一張唱片。


A:真的很 high 耶。你是警察離開後才挑中這張唱片嗎?


L:我被嚇到的當下就是在聽這張。


A:哇,你是正在聽的時候發生這件事?!


L:對,我那時想說怎麼有人進來,才把一邊耳機拿起來,結果發現他在對我叫囂。左耳有音樂享受、右耳有暴力享受,雙重享受,哈哈。


A:欸這個故事太好聽了。


L:我只是覺得很扯而已。


A:這個耳機的描述太身歷其境了。你那天是第一次聽到這張專輯嗎?


L:對,我看到封面很帥就拿了,我通常是看封面帥來挑唱片的人。


A:我覺得有時候會覺得帥的東西...就是一個直覺吧?可能看封面就大概知道音樂是不是自己的菜。嗯,我覺得夠寫了,我要來做個結論。你下次什麼時候回台灣啊?



———— 未來的計畫 ————



L:目前沒有計畫耶,順利的話就繼續留在這邊工作,下次回台灣可能就是換發簽證的時候,應該是 2023 年吧。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話,就是明年 6 月就會回來了,哈哈。


A:了解,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L:我打廣告一下好了。我今年 8 月會發一些音樂,之前的卡帶也會加印,然後會把之前 Live 版的側錄整理一下發出來。我也有在做 cover 歌,還有一首幫 DSPS 做的,大概就這些吧。啊,我還有寫一個自己的網站,從零開始寫起的,是一個部落格的概念,大家可以加會員、留言。希望未來可以做一個聊天室在旁邊,就是一個只有「我」的 Social Media 的感覺,就好玩而已啦。http://www.laytonwoohbill.com/




A:好,我真的很期待看到你的發展,也很期待趕快再看到你,雖然我也不覺得跟你離很遠就是了,畢竟我們還滿常聯絡的。


L:對,我們就是重要的事或是約會的事會聯絡一下。


A:哪有什麼約會的事,不就是一些「魯」話?


L:哈哈哈哈,現在都魯成蜜汁排骨。


A:但我覺得你比我不魯很多耶,你至少有在 dating 什麼的。


L:對啦,就是一些月亮射手的慾望。


A:alright ,我要結束訪問了,等下再繼續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


認識雷頓狗好多年了,他對音樂的態度影響我許多,沒有得失,卻又很認真地面對每一件事,永遠像一張白紙,對所有事都很開放,也像他形容自己像「狗」一樣,對於開心的事、新的事物會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他的興奮。高中的時候我們曾經交換聽 iPod 一段時間,後來常在即時通或是臉書上互傳自己買的、收集到的音樂檔案,到現在會丟串流音樂的連結,經歷過許多不同時代的音樂樣貌和場景。


我常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那天。我在士林的樂器行看到一個樣子很奇怪的男生,穿著中正吉他的社服,於是向他搭訕:「你是吉他社的嗎?我是士商吉他的社長。」那天他在幫他的木吉他裝拾音器,緣份一直持續到十年後的現在,如今我們現在都發了自己的作品,也依然有音樂上的合作,他常讓我覺得時間和生命很神奇,我們竟然都還在做這件事,可能喜歡音樂的心就會把關係繫在一起,有形無形的互相支持。他的音樂就和他的個性一樣,單純正直,覺得雷頓狗真的是我遇過少數如此純真的人類,期許未來他可以在音樂世界玩得開心自在,也可以待在他想要的地方、過他想要的生活。




雷頓狗




http://www.laytonwoohbill.com/

https://www.instagram.com/laytonwoohbill/

https://linktr.ee/Layton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