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Vol.01:_tarolin

// PAR “ Love in June ” 臥室訪問系列 // Vol.01: Beatmaker _tarolin


“ I've been sleeping, wasting time

And making lots of plans

So unaffected and so free ”


“ Love in June ” - The Wannadies 






_tarolin


Beatmaker,1994年生,現居台北。

2017年 以 rapper + beatmaker 的組合〈Denzel & taro〉發行〈Nobody〉。

2020年 以〈TYPE A〉數名 beatmaker 結成的團體之名義發行同名專輯,2021年五月發行第二張作品〈TYPE A GOES TO NODTOWN〉。

也曾在詹士賢的個人專輯中的〈bidibi swing〉(2019) 一曲中,參與饒舌創作與演唱。

今年五月結束在柏林的音樂學程後回到台灣。




本企劃由房間特派員稔文進行線上電訪和撰文,會以同樣格式收集大家的房間照片、自畫像、24hrs圓餅圖!以下開始:


(稔文 簡稱 A ,taro 簡稱 t )




———— 最近怎麼樣?————


A:你回來多久啦?


t:我是5/1的飛機到台灣,然後隔離到5/15。


A:結果5/15又開始進行另外一種隔離。


t:對啊,基本上我從回來之後都沒有出門。




A:你之前是去哪裡啊?


t:我之前在柏林。


A:所以是完全學習一個新的語言嗎?


t:基本上都是講英文啦,因為我報修的課程也是英文授課,德文就沒有講得特別多。


A:是什麼樣的課程?


t:我是去學 mixing 跟 recording 那類,比較偏向類比的操作、麥克風的使用等等;基本上他們會提供錄音室、很多種不同的麥克風,我們可以隨便用,再加上用一些老的、類比的 mixer之類的。


A:好讚喔。


t:ummm,前半是滿讚的,但後來疫情就爆發了。去年三月時剛好是課程最重要的時刻,基本上我們就是都被鎖在家線上上課,比較沒辦法善用他們的資源就是了。


A:所以這樣的狀態維持了一年?


t:對啊,我待了大概18、19個月,有快14個月都是在家裡過的。




A:那你在柏林的期間都在做什麼樣的音樂?


t:其實各種都有在做,但真的能夠讓自己滿意的幾乎沒有。很多人都想要我發專輯,我也想發一個自己的 beat tape,只是每次都大概有個三四首、累積一個 idea 後,就拖了一整年。所以像現在可能做了100多個 beat,但全部都不ok。


A:蛤,100多個 beat?然後才挑3、4個?


t:之類的,就是我心目中會有一個好的樣子,如果不到那個,我就會不想讓任何人聽到。所以在柏林時做的就是自己開心、當一  

個練習這樣,並不是什麼值得拿出來討論的。反倒是在柏林那段時間,收藏音樂的方向變得很明確。


A:怎麼說?


t:那時收集了很多唱片。我在台灣時本來也都是從德國訂唱片,所以一去到那裡就整個爆掉了,哈哈,買了一大堆。


方向變明確的意思是,以前只要其中一首好聽就會直接買,現在則會比較真的去認定這張唱片在我的人生裡會提醒我是什麼樣子的過程...哈哈,要怎麼講?就是這張唱片會讓我聯想到一些生命中某個特定的階段這樣。


如果這張專輯有兩首 beat 特別帥,買下去也ok;但如果是那種 ── 會讓我感覺到一個新的方向、一些自己沒想過的可能性、或反映我當時的心情狀態,我會覺得這才是更值得去投資的。到了柏林後才特別感受到這些。




A:我本來以為你說的方向指的是樂風之類的。那你轉變為這種模式後,收藏的數量是比以前多還是少啊?


t:少很多,變得比較精準一點。但如果妳說的是風格的話,確實我在柏林比較理解到像是⋯妳知道 Big Crown Records 嗎?


A:不知道耶。


t:那妳知道 Holy Hive 這個團嗎?


A:也不知道耶。(連續回答出兩個不知道,覺得自己是在訪問屁^^ 不過之後我有惡補了一下 ── Big Crown Records 是布魯克林的廠牌,Holy Hive 也隸屬於旗下,超好聽!推薦給大家。)


A:Holy Hive 是什麼樣的樂團?


t:類似那種...有一個比較靈魂樂的節奏、吉他也比較甜一點、有很棒的歌聲,那一類的。或是類似一些90末的搖滾,我開始比較有共鳴,嘻哈反而越聽越少。


A:真的啊?


t:我本來就會買很多嘻哈,或是巴西或一些歐洲的 Library Music 之類的,那些我本來就聽很多,只是最近真的對這種小品的靈魂樂特別有共鳴。


———— 關於作息圓餅圖 ————




A:你的作息每天都是這樣嗎?超級井然有序。


t:對,基本上都是這樣子。


A:放鬆的時間非常少耶,你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在學習?


t:算是耶,但晚上7點到11點那段時間滿長的,就是 YouTube 跟電影。我其實覺得這樣已經滿奢侈了,就是在耍廢。


A:好嚴厲!( ⋯我本人又進入了反省自己的小劇場)


———— 作品推薦 ————




A:可以介紹一下這張唱片嗎?你怎麼會想跟大家分享這個作品?


t:封面是〈Blood Of An American〉那張,我想介紹的是它的另一面,一首叫〈Everyone Should Have His Day〉的歌。歌詞是在說:也許一個人他會教人怎麼去恨、也許他會教人怎麼去愛,每個人都有權利表達自己想說的話,但不管任何人說了什麼,答案都是愛。最初是愛、最終也應該是愛。


A:這麼感人。


t:要說為什麼想推薦,就是歌詞直接說明了我對很多事情的感受,也許有些人會說我的 beat 聽起來很暗、或是覺得我這個人特別不愛講話什麼的,但對我而言,我一直很喜歡溫暖的人際關係,反倒不喜歡陰森的東西⋯嗯,也不是說不喜歡,因為我願意去接納那些事物,只是我的答案就像歌詞說的一樣,永遠都是愛,類似這種感覺。或是有些人不一定得到的是愛,但他也有權利得到,類似這樣。比較正面、正向一點,哈哈。




/


聽完他分享的這些話,感覺心中滿滿的,覺得跟疫情期間特別共時。

謝謝 taro 的受訪與分享,希望大家會喜歡。Vol.2 也敬請期待囉!




後記:


因為篇幅的關係刪減掉許多部分,我稍微以非對話的方式撰寫了一下,補充在後記分享給大家。


其中一段是 taro 藉由《Unusual Sounds:The Hidden History of Library Music》一書分享關於 Library Music 的歷史與脈絡。

Library Music 有點像一種音源資料庫,有些 musician 專門做這種不會發行的音樂,提供給廣播、電影或是各種需要使用到特定風格的音源素材使用者。不同風格是指懸疑、愉悅等不同的音樂情緒或主題,甚至歌曲名稱也都會以這種方式命名(如:朦朧的、激昂的、有吉他 solo...等)。這種音樂不會有太大的動態,聽起來 minimum 但又會很飽和。






taro:「做得好就會真的很好聽,我自己也特別喜歡,像英國的廠牌 KPM 和 Themes,Armed Dukes 就受到這種音樂影響很深,會特別取樣這一類的音樂,他們做的 beat 就會很有氣氛感、畫面感(可能會感覺像看到一座城市、特別陰暗這樣),但也不會說太複雜;他的編曲上可能會有很多區塊,每個區塊有不同的東西、一直持續做編排上的變化,我覺得這些給了我很多不一樣的可能性的啟發。」




「就像是身為一個 beatmaker,我們不會使用樂器、我們也不是打真的鼓,那我們究竟可以怎麼帶入空間和 sample 進出時機的拿捏然後去發展,這樣。Armed Dukes 影響我真的很深。」


Library Musician 是一群超低調的存在,他們做的音樂可能會出現在超大的電影或電視節目中,也許我們都聽過那些音樂,但比起大家熟知的音樂明星,就比較不會有人特別討論這些人是誰。回到 taro 分享的《Unusual Sounds:The Hidden History of Library Music》一書,內容包含 Library Music 的由來、各國有哪些 Library Music、特別有名的 Library Musician,也整理出了一些很棒的 moment、唱片封面設計等,以訪問為主軸的記載許多故事和歷史。


taro:「很像在感受一個看似不存在、但其實一直都存在的世界的樣貌,我覺得很棒。」




後記:


訪問完 taro,深深的感觸一個人的喜好與他的性格會不謀而合。一直以來認識他的面向只有在音樂上,很高興這次能以這樣的方式更深一層的認識他,覺得他真的是一位低調、禮貌、用心、自律、喜愛簡單又深刻的情感的才華小哥,期待他未來發表的作品,也邀請大家一起持續關注他。




_tarolin

Instagram / https://www.instagram.com/_tarolin/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tarousesfloppy/

Soundcloud /  https://soundcloud.com/taro-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