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Vol.04:曾立

// PAR “ Love in June ” 臥室訪問系列 // Vol.04:Singer-songwriter _ 曾立 


“ I've been sleeping, wasting time

And making lots of plans

So unaffected and so free ”


“ Love in June ” - The Wannadies 




熱寫生最近推出了兩首新歌,同步推出卡帶 + Remix Track + 咖啡的特典組合,目前已在 PAR 官網展開預購;我們藉此機會邀請熱寫生的主唱曾立參與本次企劃,除了生活近況外,也一起聊聊關於新作品以及熱寫生的大小事。



曾立


熱寫生主唱、詞曲創作者。

分類控,喜歡雜誌。除了樂團,也在新聞業裡做設計和畫圖。




本企劃由房間特派員稔文進行線上電訪和撰文,會以同樣格式收集大家的房間照片、自畫像、24hrs 作息圖!以下開始:


(稔文 簡稱 A ,曾立 簡稱 L )



———— 疫情生活 ————



A:你本來就是在家工作的人嗎?


L:對,但不是接 Case 的人。我有在公司當正職,本來就是遠端上班,一週只要進公司開會一次。




A:所以基本上現在的防疫生活和原本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差別?


L:沒有耶,一般工作上沒有什麼差別。


A:那工作以外呢?


L:主要是不能去健身房。我之前為了減肥有去健身房運動,現在在家就會比較怠惰...但也算是有 hold 住,雖然沒有繼續變瘦。


A:你開始在健康上下功夫,是因為之前生的那場大病嗎?


L:其實是不得不這麼做。恢復到某個階段後,覺得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生活了,就覺悟得再多運動。


(註:2019 年底曾立曾因心臟問題住進加護病房並進行手術)


A:那這樣實施健康生活計畫大概有多久了?


L:去年 11 月到現在。


A:誒,那也沒有很久耶。


L:真的要動起來就會很快,但要怠惰也真的很容易,都是一念之間。



———— 作息圖 ————




A:身為一個在家工作者,生活空間和工作空間要怎麼平衡啊?像我就很容易分心,工作一下看到床在旁邊就好想上去躺,哈哈,你有什麼撇步嗎?


L:沒有啊(笑)。你看我的作息表就知道了,我作息很混亂啊。


A:這個作息表跟開始疫情前有什麼不同嗎?


L:原本都會在外面亂跑,所以在家的時間是零碎的,現在反而比較有精神去規劃要做的事。最主要是音樂上影響比較大,因為都不能練團,其他就還好。


A:我也滿有同感的。那熱寫生現在有在線上一起幹嘛嗎?


L:我們有一起線上編歌,但沒有很用力地在做,就是檔案傳來傳去、一起編輯一個 file 丟到雲端,要加的人再加。前陣子剛發單曲時,也線上開了幾次會。



———— 熱寫生的起源與創作模式 / 曾立的音樂歷程 ————



熱寫生 heat sketch -歪的你熟睡像座山脈https://youtu.be/-N7OLMIWiLE



(圖片來源:熱寫生FB)

A:那剛好來聊一下你們發的新歌好了。我剛剛看了一下 credit,覺得你們好分工喔,像詞是你寫的、曲的話有阮咪跟張盛文,這個合作是怎麼進行的啊?熱寫生的創作模式有固定的方式嗎?


(註:阮咪為熱寫生主唱、吉他手;張盛文為熱寫生吉他手)


L:主要寫歌是我跟阮咪。寫曲的比例大概是她七成、我三成,詞的話就全部都是我。創作的過程...拿〈歪的你〉來舉例,那時剛好張盛文彈了一個 riff、有一套和弦進行,阮咪就先唱唱看,接著再自己把副歌接完;我們都是先有一個簡單的主歌副歌的詞曲,才去編整首歌。我們寫到這樣程度的歌很多,所以我跟阮咪時不時就會丟歌到資料夾裡當筆記備用,有時間就拿來一首一首編。


A:編曲的時候是在練團室編嗎?


L:主要是在練團室編沒錯。


A:歹勢...我有點不知道你過去的玩團史,你在之前的團都是鼓手對不對?怎麼會在熱寫生突然開始寫詞曲、當主唱?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L:我高中開始跟同學組樂團時就是打鼓,但是上大學後我的成員都跟我不同校,再加上我的學校沒有熱音社,才想說沒魚蝦也好,加入了吉他社。本來以為會跟熱音社差不多,但後來發現氣氛其實不太一樣,因為吉他社都是在彈唱。那時候跟著上社課、成果發表,才發現原來我好像也可以唱歌,但當時也沒有特別認真,就是基本和弦會按、可以彈唱這樣。


那陣子也開始跟學校外的人組團、繼續打鼓,一路就打到勝利一族;後來勝利一族慢慢沒在活動後,有天我就問阮咪要不要一起來弄些什麼(阮咪是在包子虎的時候認識的)。我一開始對於唱自己的歌這件事還蠻尷尬的,因為我一直都在打鼓,雖然可能偶爾會哼出一些歌,但就是沒什麼自信,直到勝利一族結束後才覺得可以試試看,就找了阮咪。剛開始成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先拿歌出來一起編這樣。我記得自己那時候很煩,會一直問:「這樣真的可以嗎?不會很俗嗎?真的 OK 嗎?」阮咪就會說:「OK 啦。」試到最後才慢慢確認這件事真的可以 work,就把其他團員找齊了。


A:所以你從鼓手轉換到可以寫歌當主唱這件事,主要是因為阮咪的關係得到自信?


L:對。


A:那你習慣這件事了嗎?


L:應該說會比較知道自己寫的歌是什麼樣子,了解是受什麼影響、為什麼會寫出這樣的歌,也比較清楚什麼是要的、什麼是不要的。



———— 關於歌詞創作 ————




A:你寫的歌詞都非常詩意耶,你一直都有文字上的創作嗎?


L:講一個比較害羞的,我大學時期有在寫詩,還有參加比賽、會拿去投稿之類的。


A:真的假的!


L:但後來就沒有繼續下去了,因為覺得自己沒什麼才能,比賽也沒得過什麼獎,所以沒有再特別去鑽研;但後來發現運用這個模式和思考來寫歌詞就很有用,算是滿意外的,因為一開始我還不確定自己能寫什麼歌詞,現在算是比較有意識地在處理這件事。


A:所以大學後曾經中斷過,是到開始寫歌時才又再次召喚這個技能嗎?


L:對,可以這麼說。


A:你的歌詞真的非常有意境,且很有運鏡感我覺得你前後用的字詞都像有設計過的,寫得很美。


L:就是用很多對仗、排比、重複的修辭。


A:那你的文字靈感是來自哪裡?什麼東西會讓你在提筆時非常有想法?


L:我手機裡有一個備忘錄,想到什麼都會記下來。我的歌詞不是一次寫完的,在旋律出來後我會再去挖我的備忘錄庫存,看有什麼可以用的,將它們拼成一首,在拼湊的過程中就會知道這首歌想要寫什麼。就是先有一個核心、再把它擴張。


A:那核心是怎麼訂的?


L:如果詞曲都是我寫的話,就比較沒有選擇的問題,因為詞曲會直接綁在一起。如果是阮咪寫的話,就會看寫出來的樣子、情境,再去想可以寫什麼。例如阮咪寫〈歪的你〉的旋律時還沒有歌詞,她就會先唱一個假英文,然後我再把其中重複出現某個語感的字眼、韻腳變成歌詞。



———— 關於新歌背後故事 ————




A:你提到〈歪的你〉是在寫你自己的事,但我覺得歌詞中的資訊非常隱晦,我會很像要去解密、沒辦法很直接地感覺到跟你個人有什麼直覺的聯想;這些歌詞的源頭都是來自於你嗎?它們跟你的關聯是什麼?


L:我有刻意寫的不讓人家看得那麼懂。我們第一首寫的歌是〈塔悠〉,拿主歌來說,都是在描述很外部、很具體的東西,描寫的樣貌比較客觀,我習慣把自己藏在很後面。


我是一個很不喜歡表達自己狀態或情緒的人,如果是情歌,叫我寫什麼...我愛你之類的,就會比較不可能,或是要我寫很痛苦的情緒,我也不可能直接表達出我很痛苦。並不是說直白不好,只是我的個性沒有辦法這樣寫歌。剛開始寫歌的時候比較抽象,確實也有人說看不懂我們在寫什麼,但到後來就會越來越知道怎麼抓到平衡,有意識要稍微讓聽的人不要那麼霧裡看花,讓自己再站出來一點。


A:我在你們新歌裡有發現這個改變,但還是很好奇歌詞到底是在講什麼喔,你會喜歡去講這些嗎?


L:要看歌,有些會有些不會。像〈歪的你〉寫的就是住院的心情。手術後被綁在床上,無法動彈也下不了床,躺著不舒服、又被插很多東西在鼻子嘴巴、沒辦法講話,只能按鈴或是用寫的,但加護病房的護理師都很忙,也沒辦法馬上過來回應你...這首歌就是在寫這樣的心境。那時滿崩潰的,生了一個危及生命的病,照顧你的人也會很無力...要長期面對這件事滿讓人沮喪的,這首歌也有寫到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心情。


A:那〈熟睡像座山脈〉咧?


L:〈熟睡像座山脈〉是在講失眠的情境。失眠的時候想東想西、一些矛盾的想法跑來跑去這樣。現在人家問我歌在寫什麼,我大概都可以講出一個比較模糊、大致的意境,但就沒辦法逐條分析歌詞。


A:你跟我好不一樣喔(笑)。那你有想過你的詞曲創作想帶給別人什麼嗎?例如從文字建構出一個很美的畫面?還是用這樣的方式記錄自己之類的?你有定義過這個答案嗎?


L:我沒有特別想過自己要帶給別人什麼,最基本的就是「好聽」,我覺得就可以了。至於有沒有要刻意去閱讀歌裡的文字資訊,我覺得其實滿其次的,有的話當然很好,沒有的話也不影響歌曲本身太多的表達。


A:我之前不是有去跟你們 feat 嗎?我那時候覺得歌詞超難背的耶!第一,我覺得你們很厲害,因為你們要重唱,所以絕對不能唱錯歌詞;第二就是你們的聽眾也超級強耶,他們竟然可以在台下跟著唱!你們大合唱前三名的歌是哪三首啊?


L:阮咪都會唱錯啊(笑)。誒,還真的選不出來耶,只有今年大港的時候第一次聽到台下有人在唱〈在船底搔癢〉,我就有嚇到。



(圖片來源:熱寫生FB)


A:噢!那場我在啊。


L:我沒想過這件事情會發生,因為我知道我們的歌很難唱,所以那時候聽到台下在唱,我就想說怎麼可能...太誇張了吧。


A:原來你也是這樣想!我那時候也覺得熱寫生的聽眾太強了吧。


L:剛好那幾句是重複的歌詞啦,整首都大合唱在我們的表演就比較不可能發生,而且我也沒想過要設計這種橋段...這樣會不會很難相處啊?


A:不會啊,你的表達方式就是把頻率開很窄,才能讓真的想研究這些東西的人靜靜地坐下來去看你建構的世界觀吧,滿棒的。


L:聽我們歌的人都滿冷靜的。


A:就跟你們個性一樣啊(大笑),情緒的動態非常的小。


L:確實。



———— 聊聊熱寫生入圍金曲 / 對未來的想像 ————



(圖片來源:熱寫生FB)

A:歡迎大家去剖析一下曾立的歌詞到底在寫什麼,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你們入圍了今年的金曲獎,最近也釋出新歌實體的預購消息,但感覺這一切即將要大展開的時候又遇到疫情了...。


L:那也沒辦法啊。對團來說差最多的是沒有什麼大筆的收入來源,反正就是慢慢做,歌也一直都有在寫。


A:每次阮咪都跟我說:「我們歌超多的。」


L:我們歌真的超多的,大概有 40 幾首,雖然也沒有全都那麼完整就是了。


A:欸,你知道公布金曲獎入圍那天,看到熱寫生入圍我整個心跳加速耶!


L:我們身邊的人反應好像都很大。那時我剛睡醒還在茫,手機一直跳通知狂震動,我就覺得很煩,想說是怎樣?後來才看到是入圍。


A:怎麼那麼冷靜啊,真的情緒動態好低,哈哈。


L:不是啊,就真的是能怎樣(笑)?只是入圍又不是得獎。我後來認真看了入圍名單...也不是對自己沒自信,就是覺得大家都很厲害耶,然後現在也還不到頒獎的時候,所以只有「好耶!」這樣的感覺吧。妳問我會不會希望得獎?當然還是會,但還是覺得不要把期待放太多在這種事情上面會比較健康。


A:那你對熱寫生有什麼期待或之後的計畫嗎?


L:期待就是...希望可以繼續做音樂。至於能不能靠這個維生...我覺得再說吧,不一定要。計畫方面,這次發行的卡帶做了 500 份附贈咖啡的禮盒,也許未來和咖啡連結的這件事會繼續,目前還在跟阮咪討論,因為她除了音樂以外,另一件很有熱情的事就是咖啡。這次就是做一個嘗試,如果賣不好就沒有下次了(笑)。



(圖片來源:熱寫生FB)

(註:阮咪有間自己經營咖啡店〈Tic Tac Cafe〉)



———— 作品推薦 ————



A:那我們來看一下你介紹的CD,你有沒有特別想介紹的?




L:這張是 Wilco 主唱 Jeff Tweedy 的個人專輯《Love Is The King》,跟 Wilco 的音樂比起來又更 country。


我滿佩服這個人的。他去年出了一本書叫做《How to Write One Song》,裡面提到寫歌對他而言就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他一年可以寫 90 幾首歌,我很想知道這一類的創作者是怎麼產出作品的。


《Love Is The King》我覺得不是什麼很厲害、很大器的專輯,就是一個很小品、可能樂評的評價也不會特別高的一張專輯。創作對我來說,就是差不多的事情,不是為了幹嘛才寫的,但它就是必須出現在生活中,可能出現的形式會不同;也許寫一段文字就是創作,或是在路上無聊,看到一堆石頭就把它們堆起來再踢倒、然後覺得很爽,那也是一種創作。


A:你們真的是一個很自然的團,就是沒有要怎樣、也沒有很用力。


L:應該是說既然事情都做了,也會想被大家聽到,只是在行政和企劃上還是會很認真的去做。但妳問到有沒有想追求什麼目標,這確實是沒有,因為我唯一的目標就是希望一直都有資源可以錄下一張專輯。妳看 Yo La Tengo 也是從小玩到大玩了 30 年,我也希望可以達到那個狀態,不管怎麼樣都一直有作品可以發表。


A:這真的是最實際的目標。謝謝你讓我訪問,也祝你們接下來都順利!


L:也謝謝你們邀請我。




後記:


我很喜歡的一種表達方式,就是清清淡淡的。一直覺得 DSPS 和熱寫生的氛圍有某種程度上的類似,我們的聽眾也都是偏害羞的類型,但我知道他們的心是有很多感覺的,很像某種最小幅度的激情。熱寫生的音樂,聽完會感覺那些東西輕鬆地通過我的身體,沒有什麼很 heavy 的殘留,留下的東西可能會像是某種淡雅的氣味?這樣的聆聽體驗讓人很舒適,就像是我跟他們相處時感覺到的他們,輕輕鬆鬆、自自然然。希望未來可以聽到他們的更多作品和嘗試,也歡迎大家繼續關注他們。





曾立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easpray/

熱寫生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heatsketchtw/